轻想

就算世界否定妳的存在
我依然站在妳身边。
深陷es其中
觉得杏是es里最美好的存在
总之就是一个乙女向~
文渣 轻喷 感谢
es本命真绪 其后排雷欧、双子
欢迎es乙女同好来玩喔~

ES文 绪杏 珍视


*绪杏向

*自知文笔烂……请不要批评的太严厉

*错字有、私设有、ooc有

*是我一切妄想的产物(绪杏什么时候要结婚!!!!)

若以上接受 以下正文




        缓缓地从趴着的桌上睁开眼,杏眼神迷茫地望着远方,蓝色的眼中映入了一整片橘红色的天空。

        头有点昏,手脚似乎也不灵活了,大概是最近一直在熬夜的关系,身体也终于开始抗议……还好目前部分活动都已经结束了,暂时有一段的空白期……莲巳前辈也特别交代她要趁这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哈……」她轻轻地叹息。

        最近确实真的太拼了啊,全身酸痛到不行。但是她可是制作人……大家的制作人。是那些光芒身后坚强的后盾,无论如何都会屹立不摇。

        况且她也享受着这样忙碌的生活。

        这种状况大概就像有些人因为热爱运动所带来的兴奋感,而过度运动导致身体不适是一样的道理吧。

        「……妳在这里啊。」

        门边传来温和的呼唤带着些许笑意,还有松了口气的声音。

        杏茫然的回头,衣更真绪站在门边,焦急的表情柔和起来,翠绿色的眼瞳交杂着他特有的苦恼和喜悦。

        杏注视着他的视线定格在他的脸上。那双翡翠般的眼睛被夕阳渲染的闪闪发光。

        「杏?」见她一脸迷蒙,真绪一脸担忧的在她眼前挥了挥手,「累了吧?抱歉让妳久等了。」

        他露出一贯的苦笑。

        果然非常耀眼啊。杏不经在心里赞叹。真不愧是Trickstar,不管是谁每个人都真的都像星星一样闪耀。耀眼的仿佛要净化她​​身上的黑暗。

        能一直待在这样的他们身边,是何等的幸福呢。

        于是她抬起头注视着他的眼,对着他忧虑的脸灿然而笑,「辛苦了……我们回家吧。」

        她很幸福啊。她甚至奢侈地希望这样的日子能一直延续下去,陪在他们身边,用尽全力去支持他们。

        真绪看着她的表情顿了一下,目光猛然别开,手背抵在唇上遮住了他大半张脸。

        呼吸停滞。

        「真绪君……?」杏疑惑地偏头。

        「哈、哈……是啊!我们走吧!」他干笑了几声,脸上带有淡淡的橙红。

        ……那是非常美丽的颜色呢。

        平时他们在路上总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内容不外乎是平常的一些琐事,不然就是一些平凡的家常话。

        然而今天却很不一样。

        先不论真绪每几步就问她一次“还好吗?”,光是他停下来等她就至少好几次次以上。

        看来她是真的是累了。一连好几天工作下来,精神和身体上都有莫大的损伤,就连走路都有点摇摇晃晃的。

        还好明天开始就是假日了,可以多睡一会。

        「呐、杏……」真绪在她斜前方停下来,背对着夕阳的他一脸担忧的样子。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至少对她不要这样。她不想成为他的负担,无论如何都不想。如果可以,她甚至想成为他的依靠,成为他能够自在的地方。

        对于此她一直热切地期盼着。不过这样的心情肯定……是出于制作人对于偶像的一份责任感吧。

        「手……」

        不知何时他的手已经伸到自己面前了。

        杏不解的看着他,只见他别扭的别过头,一只手摸着后颈,帅气的侧脸染着淡淡的薄红。

        「手给我吧……」

        杏愣了一下。

        就在她还在恍惚的时候,真绪已经探过身子自顾自地牵起她落在身畔的手。

        他的手……好温暖。

        但是为什么呢……心脏微微地在发疼。真奇怪,明明早就已经习惯跟异性接触,甚至是连比牵手更亲密的行为都做过了……那为什么现在自己的脸会如此燥热呢。

        好烫,仿佛要被自己的温度灼伤。

        杏望着他的身影,被他温柔的牵引着,他的每一步都走的很慢,像是为了她着想而放慢了脚步。

        明明那背影并不宽大,但是却总是让人想要依靠……明明是那么纤细的身躯,却背负着很多东西。那就像是真绪君本身的魅力一样,莫名的就被吸引了。

        她肯定也是被这样的特质给吸引了吧。

        如此青涩的温柔。

        「妳的手……在发冷呢。」他冷不防地这么说,同时也停下了脚步。

        他回过身,一只手按上她的额头。

        「好烫……」碰到的瞬间他就收手了,接着表情变得紧绷而严肃。

        「妳发烧了。」他的声音有些生硬。

        杏恍然。原来是发烧了吗……?她用她所剩不多的思绪重复思索这段话所代表的意思。 ……所以说刚刚的异样感是因为发烧的缘故吧?

        杏感到豁然,不自觉扬起了笑容。然而真绪却敛起脸色。

        「……妳撑着点,我赶紧送妳回家。」

        还来不及看到他的脸,杏就被他拉着向前走了。

        那样爱操心的真绪君现在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杏轻轻地闭上眼睛。那手心的热度正掺杂着沉重的力道落在掌心。

        回到家中真绪就让她先去洗澡了,顺道得知了她父母今晚不在家,弟弟圣也会晚点回来的消息。

        于是他说道要帮她准备晚餐后,就将她推进浴室,一边还提醒她洗热一点,让汗水流出来。

         「哈……」听见放洗澡水的声音后,真绪对着门叹了口气。

        都不知道他刚刚究竟花了多大的功夫才让杏乖乖进去洗澡。明明都已经病成那样了还在嚷嚷着“做完晚餐就赶快回去休息”或是“自己这样没关系”什么的……这怎么说都让他有点火大……

        ……不,是很火大。

        一方面是她对于自己的不珍惜,另一方面则是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她的异状……如果能早点知道,那么他就不会让她在学校里等他这么久。一定会让北斗还是谁谁谁先送她回家。

        「……」他望着浴室的门,摸了摸后颈,按下心中的恼火,然后往厨房的方向前进。

        再怎么后悔也于事无补,沉浸在懊悔也只是浪费时间,现在也只能先做好自己能够做到的。

        于是他从橱柜里拿出锅子,稍微确定了冰箱的食材后,他决定要做蔬菜粥。

        勺子……啊、没记错的话杏家的勺子是跟餐具放在一起的。他一边凭着记忆一边摸索着。

        「找到了……」真绪果真在放餐具的地方找到了勺子,顺便拿了一些放置在旁边的食材。

        然而,他也忽然注意到这种事的发生有多么怪异。

        呃……在一个女孩子家里这么泰然自若,同时还有一种待在自己家里那种自适自在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这某意义上来说是不是很糟糕?

        ……先不论自己的适应能力比一般人好上几分,光是自己到杏家作客和做饭的次数就足以练就到这样的程度了……现在想想自己也还真是厚颜无耻啊……

        不过、如果换上另一种角度上来看,这样的互动关系其实还挺像夫……

        ……妻。

        「……!」

        真绪猛然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手中的调味料差点整罐掉进锅子里,在一阵手忙脚乱之中才险些没有酿成灾祸。

        这、这怎么想也不可能嘛……顶多也只能算是同居人……呃,这样的说法好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哈哈、啊哈哈哈……

        一阵无力。

        「哈……」真绪望着锅子里煮滚的水叹了口气。

        杏是他重要的朋友,这点无庸置疑。但更进一步的关系他没想过,伙伴以上的关系他也没有考虑,毕竟他们的身分不适合,情感上他也不想破坏目前的关系。

        目前只要这样就足够了。他是这么想的。

        但不管事实如何,他现在只想好好珍惜她,和她一起努力、一起奋斗,经历各式各样的事情。这样的情感无法用任何语言去定义,任何的词汇都略逊一筹。

        「……」那又会是什么呢?

        他很清楚,这份情感是只有他自己才能够明白的。

        洗完澡后,杏还是很不舒服。

        她顶着已经擦过半干的头发坐在沙发上,也许是因为生病的关系,她只是像个娃娃一样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两眼呆然地注视着前方。从这里刚好可以看到真绪君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真绪并不知道她已经出来了,他一边熟练的将蔬菜切碎,然后再将火候调小之后试了味道,似乎太淡,他又加了一点盐巴。

        杏不打算去打扰他,她意外的发现光是这样注视着某个人的身影,竟让她感到非常安心。

        这样的画面很温暖、很朴质,简单而美好。仿佛他们是早已一起生活许久的家人,这样的模式自然而然地就存在于他们之间。

        她望着他许久,直到她猛然想起自己还一些工作还没有完成,顺手从旁边的书包里拿出企划案,看了几秒钟后觉得哪里怪怪的……

         真奇怪……这些字是不是写错了啊?怎么都看不懂……?

        「企划书……拿反了喔?」

        扬起脸就看见对自己叹气的真绪君,接着她看见手中的案子被他抽走,并且探下身子触碰她的额头。

        「好像烧的更厉害了呢……」真绪比较着自己和她的温度,似乎比刚才又更烫了些。

        「真是的……生病的人不可以工作。」他拍了拍她的头,表情似乎是在生气,但却还有一种拿她没办法的无奈。

        看来那份企划书是拿不回来了。

        「啊……还湿着呢。」真绪摸着她的头发,表情再次严肃起来,「不行啊,头发不吹干会加重病情的。」

        「……」杏在心中懊恼不已,自己竟然一直再造成真绪君的麻烦啊。

        「总之,先吃完饭再让妳吃药吧。」真绪说着,接着将她小心翼翼扶到一旁的餐桌旁,上头已经放着一碗热腾腾的蔬菜粥,连餐具也一并准备好。一旁还放着她等会要吃的感冒药。

        然后他转身去拿了吹风机。

        先不论杏完全没有感到疑惑为何这样的事情就顺其自然的发生,她大概已经把衣更真绪会出现在这里并且仿佛一起生活般的画面当成了一种常态。

        她怔怔地看着他。

        自己正被细心地呵护着啊。

        「呐……真绪君……?」杏的声音有些许的颤抖,因为他的手指在她的发间穿梭让她觉得有点痒痒的。

        「怎么了?」此时他正专注地吹着她的头发,指尖轻触的感觉让她的心里漾起奇怪的感觉。

        有一种像是动物被顺毛时的感觉,非常舒服。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她这么说着,然后默默拿起汤匙舀了一口送到嘴边。

        煮到软烂的米饭和蔬菜的甜味在嘴里化开,虽然味道简单却非常好吃。

        「为什么?」真绪轻柔地握住她的一束头发,仔仔细细用温和的风慢慢吹干,「因为我们是伙伴啊。」

        他用指腹轻轻搓揉她的发尾传来阵阵麻麻痒痒的感觉,「不过要说的更正确一点的话,肯定是因为我……不,是我们都很珍视妳吧。要是换作是北斗他们肯定也是会这样做的。」

        杏轻轻地抬起头,真绪的手指在额前温柔地抚过她的浏海。她不经眯起眼,仿佛像一只享受着主人细腻爱抚的猫。

        如果换作是其他人也会这么做吗?她不知道,但或许以后也没机会知道了。

        「真好啊……被你们珍视着真好。」

        抚着自己头发的手顿了一下,身后的人似乎轻轻地笑了,然后温柔的风再次吹起。

        吹干头发后,他在她的对面坐下,拿着刚刚她手上的企划书,并且帮她把剩下没做完的部分完成。

        这样的行为似乎让她有些不悦。

        「妳先好好吃饭吧,妳剩下的工作就由我来完成。等妳病好了,我会给妳双倍的工作量。」

        「所以在那之前先照顾好身体好吗?」

        似乎是看透了她工作狂的本性,真绪抬起埋在文件中的眼冲着她轻轻一笑。

        她不经叹息。

        这个人……真的是无药可救的体贴啊……

        企划的工作其实还算简单,毕竟这是一份已经被处理过的文件,只差一些确认和修改,也因此真绪也很快就完成这份工作。

        接着他将目光落在前方的她身上。

        她低着头目光始终盯着碗里的蔬菜粥,苍白的手指拿着汤匙慢慢地一小口一小口往嘴里送,不疾不徐的让他一度还以为她睡着了。

        一碗粥从他帮她吹头发到现在也才吃了三分之一而已。

        「不好吃?」他小心翼翼地问。

        只见她猛然抬起头用力地摇了几下,他不经笑了出来。

        「那是吃不下了?」

        她又摇摇头,「这是真绪君特地为我做的啊……可不能浪费的。」

        「是吗。」

        说实话,听到这句话他心里是很高兴的,但是照她这样的速度很快就会冷掉了吧,何况她还在发着烧。

        「那我来喂妳吃吧。」

        真绪猛然提出这样的发言,她先是愣了一下,手中的汤匙已经被接过。

        其实她不是不能自己吃,只是手臂的酸痛感使她没什么力气,脑袋也迷迷糊糊的差点要睡着。

        然而真绪他也被自己突然这样的发言感到震惊,但在思索这样的行为合不合适之前,他已经做出行为了。

        原来自己也是这么忠于自我的人吗?真绪不经轻叹。这十之八九大概是被凛月给影响了。

        「吃吗?」他朝碗里舀起一匙,语气有些迟疑。他多少也意识到这有多不妥。

        杏微微愣了一会,像是稍微想过后,默默地将嘴凑上含住汤匙。

        「唔……!」真绪瞬间红透脸,拿着的汤匙也微微颤抖着。

        他撇开目光,而对方也因为害羞而低下头。他慢慢地一口一口喂,指尖轻颤,彼此都沉默不语。

        杏脸颊上的温度似乎又升高了,但也因为这太过害羞的行为使得她不得不提起精神,吃的速度也渐渐加快许多。

        然而这对两人来说确是最漫长的。直到杏吃下最后一口,两人同时长舒口气,然后因为注意到对方的行为而对上眼,相视而笑。


        「妳先去休息吧,我这里收拾完后会再去给妳送湿毛巾。」

        真绪在看她吃下药之后这么对她说,虽然她很想帮忙整理桌面,但却被对方强硬地推上楼了。

        而她现在也只好乖乖的躺在床上。

        「杏?那个……我进来啰。抱歉打扰了。」

        门口传来真绪的声音,他拿了一个水盆走进来,他让房间门半开,走廊的光微微的照了进来。这样的行为大概是希望不要让她产生恐惧感吧。毕竟是一男一女,毕竟是在一个独立的空间。

        不得不说,真绪君是个很敏锐又很细心的人,或许这是天生的,但是这样特质使他懂得察言观色,使他更讨人喜欢。

        而这样温柔体贴的他,她自然是不会感到排斥的,所以就算真绪君来到了自己的床边,她也一点都不会感到害怕。反而有种被家人呵护的感觉,特别的让她感到欣慰。

        他将半干的毛巾轻轻地放在她的额发间,然后用那双宽大却又纤细的手摸摸她的头。

        「真的很抱歉啊……真绪君,让你这么晚回家……」

        「啊、这没什么啦!反正我家人也不太管我……」

        「嗯……」

        就在真绪有些哀怨地抱怨时,一只小小的手握住了他伏在床边的手。

        「因为没办法送你,如果我睡着了,我这样就可以知道你已经回去了。」

         她稍稍加重了握住的力道,炙热的手心仿佛要灼伤他的手。

        他伸出另一只没被握住的手,轻柔地覆盖在她的眼上,「放心吧,我不会让妳一个人,会一直陪着妳。」

        「真好啊……有你这样照顾我……」她缓缓吐出一口气,「如果我说想一直给你照顾……是不是很任性呢……?」

        他顿了一下,「是啊……这可是非常任性的啊」

        杏笑了。

        「不过呢,如果是偶尔的话,跟我撒撒娇也是可以的喔……」

        「谢谢你……真绪君。」

        「好了,睡觉吧。」

        「嗯……」

        直到对方传来轻微的呼吸声,真绪才将胸口一直憋着的叹息慢慢吐出,也同时涨红了脸。

        「哈啊……这可不行啊……杏。」他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翡翠般的眼像是不敢看向对方而四处游移。

        想一直被照顾什么的不要随便说出口啊……要是我当真了……那该怎么办?

        他不安的向床上的人看了一眼,确定对方真的熟睡之后,他拿下盖在她额上的毛巾。

        「我也不是一直都这么温柔的啊……」

        一瞬间,他在她的额间留下蜻蜓点水般的吻,冰凉的水气留在他的唇上。

        真绪看着那张一脸幸福的睡脸露出了苦笑。

       「这么信任我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喔。」

        真绪这么说着,然后轻轻地握紧了手心。

END

评论(1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