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想

就算世界否定妳的存在
我依然站在妳身边。
深陷es其中
觉得杏是es里最美好的存在
总之就是一个乙女向~
文渣 轻喷 感谢
es本命真绪 其后排雷欧、双子
欢迎es乙女同好来玩喔~

ES文 緒杏 與你同行

*緒杏向

*第三人稱

*自知文筆爛……請不要批評的太嚴厲

*錯字有、bug有、私設有

*怕會是用過的梗……有點擔心著作權問題……要是有問題請告訴我,我可以刪掉

若以上接受 以下正文

 
  

    

  
如果在黑暗中伸出一隻手……

你會願意握住它嗎?
 
  
  
        第三次看錶,杏得到比預定時間還要晚上半小時的答案。雖然真緒君說過他可能會晚點到,但遲上這麼久還是第一次。

        杏看著手中活動的行程表,在空無一人的訓練室裡踏著輕快的節奏。

        這是下次Trickstar要上台表演的曲子,也是今天她留下來要為真緒君個別練習的歌曲。

         真緒君平時就忙於學生會的工作,但有時甚至會忙到午休或是特訓時間也沒辦法參與Trickstar的練習,因此她特別留下放學的時間,為真緒君補上他所落後的部分。

        不過畢竟大多負責Trickstar編舞的人就是真緒君,所以只要告訴他其他人在他不在時更改的內容,或是討論出來的決定就差不多了,再來只要稍稍修正,真緒君的個人特訓便可以畫上句點。

        果然真緒君是個可靠的天才呢。杏結論。套個昴流君說過的話“簡直就像個魔法師呢”。

        交給他的事情無一不會處理好,完全地令人信任,在有限的時間裡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極致……

        這大概就是如英雄一般的存在吧?

        嗯?說到英雄……

        ……很難想像真緒君穿上流星隊的衣服喊著正義與希望……

        大概就是一個幕後英雄吧。

        是說還有不少人也曾經受到他的幫助,在之前的『對決』裡,真緒君也找來受過他幫助的人來幫忙,那陣仗其實還蠻令人震驚的。

        「啊啊……!抱歉!剛剛因為學生會的事情耽擱了……」

         隨著開門的聲音,真緒急急忙忙地跑進來,胸口因為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著。

        看,我們的英雄來了。

        還是這麼忙碌,一邊把自己逼上絕境一般的挑戰自己的極限,又一邊反省著自己的個性為何如此麻煩……

        不過,總有一天會斷掉的吧。那根緊繃的神經。

        「真緒君。」杏將手中的行程表放下,拍拍自己身邊的位子,「過來坐下吧。」

         「嗯?喔。」真緒像是完全信任她這個製作人一般毫無遲疑地坐在杏的身邊。

         接著,她伸出手,一把按住他的肩膀猛然將他攔向她的方向。

        被突如其來的力道一驚,真緒還來不及反抗就被杏狠狠地按在她的膝蓋上。

        腦袋落在某種柔軟的物體上,他眨了眨眼,等待當機的思路回歸正常運作,他的臉微微燥熱,有些尷尬的說著,「喂喂……我說杏啊……」

        「真緒君今天的練習是“休息”。」

        「不不……那個啊……」真緒斷斷續續地說著,兩隻手躊躇著該支撐哪裡才能夠確保在不碰到她的情況下起身。

        「製作人說的算。」杏一邊說著,一邊將伸手按住他的腦袋。

        「放心吧。照你目前的進度,就算到明天放學再補也沒問題,我已經幫你確認過了。」

        杏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頭髮,鬆鬆軟軟的……好像在摸小狗一樣。

        啊……還好在這裡的不是晃牙君,要是跟他這麼說肯定會被罵的吧。

        「杏……」

        「怎麼了?」杏看著手中的企劃書漫不經心的回應著。

        「我想我還是起來吧。我沒關係……!」真緒好不容易找到支撐點,才正要起身,想不到杏按在他頭上的手又把他壓了回去。

        「現在你所說的“沒問題”可不被我信任。」杏轉了一下手中的筆,然後在真緒的頭上敲了一下。

        「唔!好痛。」

        「“雖然準備很重要,但是休息也很重要喔。”」

        話才剛落下,杏便感受到腿上那人稍微緊繃了一點。

        真緒沒想到平時自己對杏所擔憂的句子,會被反過來被她用在自己身上。該怎麼說,被平常關心的人所關心的感覺很奇怪,又或者是突然被人關心而感到不自在。

        「之前就有過的吧,那時好像是剛轉學進來不久的事。」杏在真緒的頭上輕輕拍了兩下,「那時候真緒君你還想用化妝沒卸乾淨來騙我呢。」

        「啊……妳說那次啊……」真緒像是想逃避一般微微側臉,但又驚覺臉下的東西,瞬間又緊繃起來。

         「喂喂……先不說這個,所以到底有必要做到這樣嗎?」真緒乾脆直接轉向正臉,翠綠的眼直直地盯著杏。

        然而杏只是一瞥,然後用她原本觸碰他頭髮的手溫柔地蓋住他的眼。

        「……!」

        「老實說你跟我有點像。」

        「……這我倒是不否認。」

        「那種不斷給自己工作和壓力的那種麻煩的個性,還有不做到完就不放心的執著……」

        「醜話先說在前頭,我可不喜歡麻煩事啊。」

        「好、好。」杏像是安慰彆扭的小孩一樣摸了摸真緒的頭,「不過我們身邊也同樣都有同伴在一旁支持著呢,像北斗君、昴流君和真君他們……」

        「是啊,雖然他們大部分都在給我製造麻煩。」

        「還有真緒君。」

        「欸?」

        「在我身邊不斷支持我,隨時隨地給予我幫助的,還有你,真緒君。」

        「唔……!」

        「所以我也應該幫助真緒君才對,我是這麼想的。」

        「……不用啦!而且妳已經幫助我們很多了。說真的,我甚至覺得妳做太多了,小心累垮身體啊。」

        「這句話我倒是要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喔,真緒君。」

        「唔嗯……」

        「我說過過我們其實還蠻像的。」

        「嗯……?」

        「所以啊,擁有了“真緒君”這樣的強力助手的我,覺得應該要好好回報你。」

        「什麼啊……這個……」真緒無奈的笑了一下,「我可沒有妳說的那麼好。」

        「是嗎?我倒覺得我從你那裡得到了很多東西。」

        「所以,讓我幫助你好嗎?」杏忽然將手放開,湛藍的雙眼注視著他的眼,「偶爾對我撒撒嬌也是可以的喔?」

        「……都、都說了別擔心我了……!」他害羞的將臉別過去,但也沒有再對於杏無理的舉動有所抵抗,反而乖順的躺在她的膝蓋上。

        「呵呵。」她伸手摸摸他的頭,真緒君忽然睜眼,揚起眉對著杏說道: 「妳說可以向妳撒嬌對吧?」

        「嗯……?」

        「那我有一個東西一直想試試看。」他笑的一連燦爛的把杏叫到一旁的地板上,然後讓她跪坐下來……

        「嘿咻。」

        「哇啊……!」杏被突然抱上自己腰部的真緒嚇了一跳,他的臉埋在自己的肚子裡蹭了蹭。她忽然想起之前凜月君曾經似乎有過這樣躺在自己的膝蓋上……難道那時被真緒君看到了嗎?

        「凜月那傢伙說的沒錯……果然很舒服呢……」

        真緒君的聲音聽起來沙沙的,蹭著自己的動作也稍緩許多,大概是真的想休息一下了。

        「杏……妳會陪在我身邊嗎?」

        「……嗯。會陪著你喔。」

        「哪怕……是地獄的深淵……?」他說著,語氣聽來帶有一點嘲諷。

        「只要我還是你們的製作人,我就一定會陪在你們身邊。」

        「嗯……」

        杏輕輕的笑了,伸手摸著真緒的頭髮,平穩的呼吸聲漸漸傳來,她微微傾身,在真緒的耳邊緩緩說著。

        「只要還有你們陪在我身邊,我便……無所畏懼。」

END

作者廢話:嗚嗚……終於打完了,原本後面那句是杏說“只要我還身為你們的製作人,我便無所畏懼”,後來才改成上面這樣的。
這篇原本卡好久啊,後來不知道是一時怎麼了,霹靂啪啦就打完了,打完瞬間還有一種"我剛剛打了什麼?"的錯覺,總之,角色很崩我知道,但現在要我再改沒辦法了……(遠目)是說這裡的杏好像媽媽一樣。
反正就是一個不是很甜又打著乙女向牌子的詭異文章==
更扯的我竟然還想到了事後小劇場!!
啊啊,不過還是要看有沒有人想看……(畢竟是這麼崩的文章)
對了,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真緒說的話有些是在遊戲裡出現過的(本人很認真的拿來用了)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妳/你~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