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想

就算世界否定妳的存在
我依然站在妳身边。
深陷es其中
觉得杏是es里最美好的存在
总之就是一个乙女向~
文渣 轻喷 感谢
es本命真绪 其后排雷欧、双子
欢迎es乙女同好来玩喔~

ES文 緒杏 與你相伴

*緒杏向

*第三人稱

*此篇為與你同行的後續

*自知文筆爛……請不要批評的太嚴厲

*錯字有、bug有、私設有、弟弟有(肯定私設……叫作聖)

*崩壞有,尤其是後半段(掩面)

若以上接受 以下正文





        真緒是在一陣吵雜的震動聲中醒來的。

       他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睛。模糊的視線落在眼下的柔軟物上。

        ……

        他愣了幾秒,雙頰漸漸染上緋紅。

        自己當時到底是有多大的勇氣才敢提出這樣的要求啊……他一面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懊惱不已,但心中卻又同時有股難以言喻的情緒在躁動。

        他抬眼看向那人,緊閉著的雙眼上頭的睫毛正輕輕的顫抖著,垂下的淡褐色頭髮靜靜的掩在兩側。他感受到對方平穩的呼吸,以及搭在自己肩上久久沒有移去的手心,他可以確定杏是睡著了。

        真緒輕輕的撐起身體,並且溫柔地將他肩上的那雙手放在杏空著的膝蓋,然後在不驚動到少女的情況下,他將身上的外套褪下來披在她的身上。

        啊啊,真的是……明明都自顧不暇了還在關心別人嗎?真緒一邊想著一邊將散落在一旁似乎像是其他「組合」企劃案的文件收拾起來。

        不過自己好像沒什麼資格說別人就是了。真緒苦笑了一下。

        將東西收好以後,他坐在杏的旁邊將下巴抵在曲著的膝蓋上,毫不掩飾的看著身旁熟睡的杏。

        從第一眼看到杏的時候真緒就覺得她長得很好看,雖然不是特別亮麗的,在人群之中大概也會被人群隱沒……但她擁有的氣質卻令人嚮往。

        她不是惹眼的花,一直都不是。
        
        如果真的要比喻,杏大概比較像草,柔韌且充滿著生命力,甚至還能為了襯托出花而變得更加璀璨……

        杏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至少就他所對她的認識來說。

        ……

        一旁忽然發出短暫的震動聲,真緒微微一抖,目光落在長椅上頭不斷閃著訊息光的手機上。

        那是……杏的手機?

        真緒瞄到上頭未讀的訊息是十六則……發信人來自“弟弟”。

        忽然,安靜了好幾秒鐘的手機震動了起來,規律的頻率在長椅的共鳴下顯得格外宏亮。

        「唔……」

        似乎是被聲音給驚擾,杏的眉頭稍稍皺了起來。真緒心中大驚,立刻抄起手機接了起來。

        而在他接起的下一秒,他就後悔了。

        就在他正猶豫該不該就這樣掛斷電話,又覺得這樣很不禮貌的矛盾心理下,電話的另一頭傳來急促的問話。

        「喂?姊姊!妳在哪裡?怎麼還沒回家……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了?」

        是杏的弟弟。

        因為訓練室裡一直都很亮,一旁的窗戶也因為要放學了而早就關上,要不是真緒看見手機上頭顯示的時間,不然他也不會知道已經這麼晚了。

        他用手掩住話口和自己的嘴巴,盡量用不驚動到杏的音量小聲的說著,「那個……抱歉啊,你姊姊睡著了。」

        「……?」對方愣了一下,「請問……這是衣更哥哥的聲音對吧?」

        這下換真緒遲疑了。想不到他才去杏他們家作客幾次而已,聲音就已經熟悉到足以被認出來了……?難道說其實自己和杏一家人的關係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來的近嗎?

        「不好意思,可以問一下姊姊現在在衣更哥哥的旁邊嗎?」

        「啊……是的。」

        「唉……」對方長嘆一聲,「姊姊受你照顧了。」

        「啊……不會啦、不會。反倒是我們常常受到她的幫助呢,像現在能為她做些什麼,我反而覺得很高興。」

        聽到真緒的發言,對方遲疑了一下,但也沒再多說什麼。

        但也還好他沒再問,畢竟真緒也不好意思說他姊姊是因為他才會睡著的……啊啊,當初到底是著了什麼魔啊!怎麼會提出這麼大膽的要求……這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不過,凜月那傢伙每天都這樣做似乎也沒什麼……?嗯……不對,這樣不就像是在為自己彷彿性騷擾一般的行為找藉口一樣嗎……

        「唔……真緒君?」

        「杏,妳醒了啊?」

        「……」杏半瞇著眼,眼神像平時白天的凜月一樣朦朧,她先是看著真緒發了好幾秒的呆,然後終於注意的他手中莫名眼熟的方形物體。

        「姊姊醒了?」

        「啊……嗯。她醒了。」

        真緒才剛想說要將手機遞給杏,想不到她像是猛然驚醒一樣張大眼睛,一把扯過他的手腕,連人帶手機的一併帶到耳邊。

        「喂?小聖……」

        「嗯、嗯……對不起啊……讓你等我了。啊……?放心,我沒事。我會快點回家的……什麼叫慢慢來沒關係?不行啊,做姊姊的怎麼可以讓弟弟一個人在家等這麼久?嗯……嗯,好,知道了。」

        不知道對方回些什麼,杏只是頻頻點頭,偶爾還會出現愧疚的表情。

        不過這些真緒是不會注意到的,因為他正驚慌的看著自己的手。

        被緊緊抓著的手。

        他顫動的眼神表現出他的手足無措,碧綠的眼只能怔怔的望著那方向,一動也不敢動。

        他試圖忽視掉手背上傳來的炙熱的溫度,反反覆覆的提醒自己不要觸碰到那柔嫩的臉頰。

        他的臉肯定紅了。

        「哈……」似乎是結束了通話,杏長嘆口氣,握住的手也終於放開,而在同時真緒也像觸電一般收回了手。

        注意到真緒的反應,她先是一愣,然後驚覺自己的失態之後滿懷歉意的笑了一下。

        「啊,抱歉……」

        看來她是終於睡醒了。

        「不會啦,不要在意……」真緒別過臉試圖掩飾自己的動搖,但顫抖的聲音和緋紅的雙頰卻已出賣了他。

        但杏不是那種挖坑讓自己跳的那種人,於是既然對方不想多說,那她也就不會多問。

        而真緒似乎也明白她的意思,他吸口氣稍微冷靜一下後,話題直接轉向剛才的電話內容,「你弟弟他……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這麼著急?」

        就以往的記憶來說,杏她也有過比現在更晚才回家的經驗,但家人緊張到傳那麼多簡訊還打電話過來,這倒是他第一次見到。

        「啊……沒有啦。只是今天原本約好要一起做晚飯的,結果被我忘記了。」杏嘿嘿笑了兩聲。

        「是這樣啊。」真緒才剛說完,忽然腦袋思路一轉,「啊……是因為我的關係吧……」

        真糟糕……自己不但做出了麻煩人家的事,還造成了她的困擾嗎?啊啊……衣更真緒……平常都是別人給你添麻煩,現在終於換你給別人添麻煩了……更重要的對方還是杏啊!

        「啊……沒關係,請不要在意,真緒君。」注意到真緒臉上表情微妙的變化,杏拍拍他的頭溫柔地說道:「我是因為擔心真緒君所以才會這麼做的,若真要要說是誰錯的話,那也是我的問題。」

        「不過我還真沒想到自己會跟真緒君一起睡著呢?果然是最近太累了嗎……?」

        「杏總是在關心別人,卻忘了要照顧自己呢。」

        「真緒君你沒資格說我喔。」

        「好好……」真緒無奈的抓了抓頭髮,「反正我們都在彼此身邊,所以沒關係的吧?」

        「欸……?」

        看見杏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自己,真緒忽然對於剛才的發言感到莫名而生的燥熱,「喂喂……別說妳已經忘了剛才妳對我說過的話啊。」

        「啊……不是的,只是有點驚訝真緒君你會對我這麼說。」杏微微一笑,湛藍的眼閃著點點亮光,「嘛……要是前進的路上有真緒君相伴,那麼就太好了呢。」

        「什麼啊……原來只是那樣嗎……」真緒像是鬆了口氣般垂下肩膀,「不過,這是理所當然的吧?我希望妳能在最近的地方守望我們,北斗他們肯定也是同樣的想法,所以在妳做出“決定”以前,我們都會一直陪在妳身邊。」       

        「……」

        杏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給了他一個微笑。

        她知道,心裡有什麼東西在躁動著。

        「那……要回去了嗎?」真緒站起身,對著杏伸出手。

        「……嗯,時間也不早了呢。」

        杏說完,便將手覆上他的。

END






事後小劇場~

        杏與真緒在回家的路上。

        「是說……妳跟妳弟約好要一起煮晚餐,不會是因為什麼紀念日的吧?」

        「如果我說是的話,真緒君的罪惡感會加重的吧?」

        「唔……不會吧?」

        「很可惜,不是呢。」

        「喂……」

        「是因為之前在電視上看到一個料理節目做的拉麵看起來不錯,正剛好今天排的練習不多,所以就約好了呢……」

        「真抱歉……」

        「都說了不用道歉的。」

        「喔……好吧。不過說真的,我們也沒什麼練習到吧?」

        「……說的也是呢。」

        「雖然妳說今天的練習是“休息”,但還是有真正練習的內容吧?」

        「嗯……啊,不然你留下來在我們家吃晚餐吧?我也可以順便把訓練內容交給你。」

        「欸?這、這不好吧。」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沒關係的。」

        「喂喂……不是這個問題吧?就算是這樣我也會不好意思的啊。」

        「唔……記得蓮巳副會長有句話好像是這麼說的“今天的事能做完,就不要拖到明天”。」

        「我說妳啊……」

        「就當是你借我外套的報答,讓我回報你吧。」

        「……」

        「真緒君?」

        「……啊啊,好啦,知道了。」

        「呵呵~」

事後小劇場2~

        送走了真緒後,洗碗中的杏和聖兩人。

        「姊姊。」

        「什麼事?」

        「衣更哥哥和姊姊是什麼關係啊?」

        「欸……?這個嘛……正確來說應該是偶像和製作人的關係,但是我們之間也有類似像夥伴一樣的關係呢。」

        「是這樣啊。」

        “像現在能為她做些什麼,我反而覺得很高興。”

        嗯……夥伴啊……

        算了,反正是姊姊和衣更哥哥之間的事情,就算自己插手也沒什麼意義。

        不過……

        「如果是他的話,我支持。」

        「……你在說什麼啊?」

        「呵呵,沒什麼。」

        他們會慢慢前進的,緩慢的朝著某個方向前進。這感情會是什麼呢?聖在心裡輕輕的笑了。

        他會在他們身邊好好看著的。

END(真)

作者廢話~

別打我、後面很崩我知道……
but我不是故意的……(下跪)
而且還是一貫的不甜乙女向(其實這是友情向來著?)
還有原本說是短篇後續
結果變成了一整篇故事……
總之不要打我拜託……
還有本人產文速度不快,有時候還會難產,或是生出畸形文(嗯?)
話說目前應該還會有兩篇緒杏文
希望不要卡太久……
總之呢,還是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评论(2)

热度(46)

  1. 紅蝶轻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