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想

就算世界否定妳的存在
我依然站在妳身边。
深陷es其中
觉得杏是es里最美好的存在
总之就是一个乙女向~
文渣 轻喷 感谢
es本命真绪 其后排雷欧、双子
欢迎es乙女同好来玩喔~

ES文 緒杏 別

*緒杏向(雖然這麼說,但大概沒什麼愛情元素啦

*短篇(真的很短

*有bug 有私設 有崩壞 有錯字

*BE!BE!BE!BE!BE!

*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請再三思考過再點進來

*純粹抒發……跟希望不要有轉校生這件事情有關(所以慎入啊啊啊啊)

*如果看完是要來反駁我或是差評……對不起,旁邊按返回

*如果哪天es裡沒有杏了,大概就是我脫坑的時候

嗚嗚……打這麼多應該有防雷了吧?

……

……

……

……

……

……

……

……

那以上接受  也思考過了

以下正文











「妳在做什麼啊……杏!很危險的!快點下來!」

真緒慌張的看著站在欄杆外的少女,季節的風揚起她的裙襬和栗色的髮,而他只能望著她,碧色的眼微微顫動。

她沖著他輕輕一笑,「真緒君……果然很溫柔呢。」

「妳在說什麼啊……!?」真緒皺起眉,心中紊亂的情緒交雜在一起。

焦躁不安。

他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站在那裡。

那個溫柔無比又堅強的她。

然而為什麼又是他必須面對這一切?

面對那抹黯淡卻又強忍著悲痛的微笑……

他記憶中的杏不該是這個樣子,那樣令人嚮往的她不會選擇這種結局。

「發生什麼事了……杏?」

真緒莫名地害怕她的答案。

然後他看見她開口了。

「明明……不想讓你操心的……」她在握著欄杆上的手上稍加力道,節骨分明的關節泛起淺淺的顏色,「如果可以,真想安靜的消失呢……」

「杏……?」

「吶……真緒君。這是“世界”的期望,終將會成為事實……明明想在遠處繼續守望著你們的……看來已經做不到了啊。」

「妳在說什麼啊?如果是這樣,就繼續看著我們啊,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妳可以陪在我們身邊啊!」

「沒辦法啊……真緒君。我是被“世界”給淘汰掉的,不存在的一部分……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喔。」

「我不明白啊……」

「沒關係的,你不必明白。也請不要明白。」她閉上眼睛,湛藍色的眼失去了光芒。那可是只要閉上眼,就會像吞噬的湧浪般,反覆地侵蝕心靈的惡夢。

製作人是替偶像擋下一切風風雨雨的盾牌。所以這份悲傷就讓她一人承擔吧。

「閉上眼睛吧。真緒君。」

「不要……不要啊,杏!這一定是哪裡搞錯了!為什麼會是杏?明明比任何人都要努力……都要辛苦……妳又是那麼溫柔體貼……甚至……!」

「真緒君。」杏打斷了他的話,彷彿要溢出溫暖的瞳孔裡映出他悲傷的表情。她笑了,打從心底的。「謝謝你……注視著我。」

「杏……」這或許是他最後一次呼喚她的名字,儘管聲音在顫抖,發音還很無力,但那是都是他最後的祈求……

然而她只是

微笑。

如果她在夢之咲裡所作的一切都會變成泡沫,那至少讓她下地獄,這樣在地底下她便不會注意到上頭因她的消失而欣喜若狂的歡呼,也不會注意到這世界有多想扼殺她。

至少留有一個態度,還有一份操心。

她忽然明白為何真緒君會出現在這裡……

原來是這樣嗎……?作為最後的牽掛……

沒看清楚真緒最後的表情,眼眶有點模糊。她緩緩的鬆開手,喉嚨哽咽的發不出聲音,只能用唇型傳達給他。

喜歡你啊……真緒君……

下一秒,少女墜落天際。
   
   
*
    
   
「……!」

猛然從睡夢中醒來,真緒激烈的喘著氣,額邊還有豆大的汗珠緩緩滑下。

什麼啊……原來是夢嗎?

真是的……被惡夢嚇醒什麼的還真是孩子氣呢。

真緒抓了抓頭髮,將睡亂的頭髮又弄的更亂了。

他嘆了口氣。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還好只是夢呢。

但為什麼胸口有點悶悶的?啊啊……應該是最近太操勞了吧?

不過,話說……夢裡的那個……

杏……

……

……

……

是誰呢?

END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