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想

就算世界否定妳的存在
我依然站在妳身边。
深陷es其中
觉得杏是es里最美好的存在
总之就是一个乙女向~
文渣 轻喷 感谢
es本命真绪 其后排雷欧、双子
欢迎es乙女同好来玩喔~

ES文 緒杏 初

*本人第一次發文請不要傷害我玻璃心(文筆爛……

*看的劇情有限  可能有bug

*時間設定在最最一開始轉校生=杏剛轉來

*錯字有(請務必告訴我

若以上接受,以下文章



        如果真要說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和他好起來的,大概就是從那天放學開始的吧。

        夕陽餘暉下的校園裡,聲音慢慢地沉澱下來,格外安靜的教室裡特別能令人專心,雖然操場那方有時會飄來細微的嬉鬧聲,但那些雜音卻更能突顯此刻的安寧。

        或許是那些該在乎的紛紛擾擾已經從這個空間中脫離,又或許是這裡特有的氛圍使她無法分心。不過這樣很好,可以說是非常好。

        正當杏沉浸在自我世界而感到心情雀躍的時候,教室的門把被輕輕地轉開,一張熟悉的臉探了進來。

        「轉校生?」

        這句話就像碎裂的玻璃罐一樣清晰地打破了沉默,杏猛然抬起頭,目光對上那雙碧綠的眼睛。

        「衣更同學?」杏不自覺脫口而出,接著目光游離沉默了起來。

        雖然她自顧自地留下來了,但其實她完全不曉得到底能不能在放學後留在學校晚自習。她現在很緊張,面對似乎也身為學生會一份子的衣更同學,她認為她被要求回家的機率是非常高的。

        真可惜啊……明明就差一點點了。

        「都已經放學了,妳怎麼還留在這裡?」

        「……」這種時候她應該怎麼回答才好呢?還是找個藉口說自己正要離開,趁機會趕快走……?

        「這裡寫錯了呢。」

       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杏身邊的衣更同學忽然從她放在一旁的鉛筆盒裡拿出一枝自動筆,在她剛才躊躇答案的地方改了幾個步驟。

        「這裡跟這裡……然後這樣……妳看,答案就出來了。」他露出親切的笑容將筆還給了她。

        「這是在放學後留下來自習嗎?轉校生還真是認真呢。」他用打量的眼神環顧四周,「北斗他們沒有留下來嗎?」

        「嗯……我先讓他們回去了。」

        「欸?那個固執的北斗嗎?」他有些驚訝地看著杏,接著輕輕一笑,「我還真好奇妳是用什麼方法說服他們的。」

        也是,畢竟冰鷹同學他們似乎是很珍惜自己的,他們和衣更同學甚至還輪流送她回家。而負責今天接送她的冰鷹同學因為家裡有事就先回家了,雖然他很認真地要求我要請另外的兩個人來接替他的工作,但到頭來還是跟他們說自己還有事情要留下,讓他們先走了。

        其實相較於冰鷹同學,明星同學和遊木同學是比較隨意的,於是我便順利留下來了。

       「不過,先撇開北斗的事情不說。妳為什麼要留下來自習啊?」他疑惑的看著她,接著想起什麼又補了一句,「啊……我的意思不是說轉校生妳不像那種會留下來讀書的認真學生喔……倒不如說是非常相襯呢。我只是很好奇妳怎麼會突然想留下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啊……竟然被猜中了呢。該說真不愧是“多災多難的天才”呢,明明自己都小心翼翼的迴避話題,盡可能沒有讓冰鷹同學他們知道,結果衣更同學只是隨便一問,就不小心引起了話題。

        而且……我想衣更同學大概已經猜到什麼了。杏無奈地望著眼前被寫上答案的問題,視線若有若無的落在一旁寫著“基礎題”的三個小字上面。

        衣更同學是隔壁班的,而且剛剛見他熟練的解法,她可以肯定這部分他們班也已經教過了,所以他更不可能不知道的吧。

        杏小小的吸了口氣,「……上課的時候不小心發呆了呢。」

        她用一種很模糊的答案輕輕帶過。

        但她想僅僅只要這樣他也就能夠明白的吧。

        畢竟以她和他現在的關係,她並不認為她可以將事情的緣由毫無顧忌地說給他聽。畢竟自己可是想了一整節課的企劃案啊,一直到最後一秒鐘還在思考要怎麼修正才對,結果老師上課教的內容沒有一個聽進去,而下一次上課就要教進階題了……

        本來就跟不太上進度了,再這樣分心真的會很慘。

        說實話,她其實不太會在上課的時候分心,但是最新接的那份企劃,因為一直出差錯而讓她很緊張,就連在上課的時候也完全沒辦法專心,心裡會一直不自覺往那裡飄……

        她大概就是所謂那種不完事就不肯罷休的那種人吧……

        其實就算是連目前跟她最親近的冰鷹同學他們,她也不見得能跟他們談這件事,就連會選在放學後自己一個人留下來也是因為這樣。不是因為感到害羞,而是不想連累他們。

        「那麼衣更同學呢?又是為什麼留到現在?」她轉移話題。

        「因為學生會的工作一直忙到剛才呢。」他一邊說著,一邊拉開前方的椅子在她面前坐下。

        「衣更同學……?」

        「不會就問我吧。只是基本題的話我還可以幫妳。」

        「啊……不用這麼麻煩的……我自己可以……」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快吧。」他揚起嘴角,夕陽的光把他碧綠的眼照的璀璨,「而且我還要在學校關門以前把妳送回去。」

        「抱歉啊……讓你陪我到這麼晚還讓你送我回家……」

        「不用道謝啦,其實這沒什麼。」

        走在昏暗的路上,杏看著身旁的衣更同學心情非常沮喪。

         原本其實她只是想客氣問個幾題就要打發他離開的,想不到他的解說那麼有條有理,不知不覺她就一直問到了門禁時間,還是老師來叫他們離開的……

        好鬱悶……好想死……

        啊、這好像是某次在走廊上聽到的臺詞……就借來用用沒關係吧?

        「倒是妳,疑惑都解決了嗎?還有什麼問題趁現在問一問吧?」

        「啊、不用啦!已經都差不多了,剩下的我自己來就行了。」杏快速的婉拒。這並不是在逞強,其實經過剛剛衣更同學清楚的講解,她覺得她的進度甚至已經超前班上了。

        「是嗎?那就好。」衣更同學也沒再說什麼,雙手撐在脖子上一副輕鬆的樣子,「不過妳是為什麼不求助呢?」

        「……欸?」

        他看著她,目光灼灼。

        「……」

        他……知道嗎?

        可是……

        「沒辦法啊。」

        「……?」

        「不想拖累他們……」

        「妳覺得妳會成為他們的累贅?」

         她點點頭。

        「那妳真是殘忍啊,轉校生。」

        他的腳步忽然停下,杏有些驚訝地看著他,然後他伸出手,用力卻不失溫柔地揉亂她的頭髮。

        「就因為是朋友才會不計較這些喔。」不知道是因為她一頭亂髮又或是其它原因,他輕輕地笑了起來,「我想那些傢伙已經把妳當成朋友或是夥伴一般的存在了。」

        「……」關於這點她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但是……

         「但是這也不能怪妳呢,畢竟是突然就轉到一個沒有半個女生的地方,警戒心自然很高的嘛。」他稍微在她的頭上拍了兩下,「妳會害怕嗎?害怕跨過那面高牆?」

        她沒有說話,緩緩地整理凌亂的頭髮,然後僵硬地點了下頭。

        是啊,他怎麼都知道呢……害怕的心情,逃避的心情……以及那個會不自覺疏遠的心情……

        「那麼在妳有勇氣跨過去之前,我都會幫助妳的。」

        「啊、不過我還沒認定妳夥伴喔。我還沒有徹底相信妳,也沒有把妳當作是站在同一陣線的同伴,只是這個愛管閒事的性格使然,所以妳大可可以不用太在意。」

         「是這樣啊。」

        杏輕輕的笑了。聽他這麼說,其實她心裡是很舒坦的。

        他只是憑著自己的意志來幫助自己的,僅僅這樣而已。

        「就當自己是被強迫的,來依靠我吧。」

        他這麼說呢。

        不必顧慮太多,要是出了什麼麻煩也是他自己的問題。

        真是會替自己找麻煩啊……真該說不愧是“衣更同學”嗎?

        「那就……拜託你了。」

        「喔!」他愉快的綻開笑顏,「很期待呢,那個毫無畏懼地笑著的妳。」

        一定會很美的吧。

END

评论(4)

热度(27)